橘子百科-橘子都知道橘子百科-橘子都知道

手指的速度越快声音越大,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

手指的速度越快声音越大,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 撼动北京半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大争夺的女人

这个冬天听到最让(ràng)人心寒的(de)话是(shì)什么(me)?

对于(yú)宇宙(zhòu)中(zhōng)心五道口的清华学子来说,也(yě)许就是鹅(é)腿阿姨那句:“对不(bù)起(qǐ),这几天清华没(méi)有。”

撼(hàn)动北京半(bàn)个学(xué)术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(ràng)清华北大(dà)争夺的女人_黑料正(zhèng)能量

此时的阿姨还不知道(dào),她简明扼要的一句话,却在这个初冬掀(xiān)起了轰动北京半(bàn)个(gè)学术圈的(de)战役——网称(chēng)《清(qīng)北鹅腿(tuǐ)阿姨之(zhī)争》。

撼动(dòng)北京半个学术圈的(de)“鹅腿阿(ā)姨”,让(ràng)清华北(běi)大争夺(duó)的女人(rén)_黑料正能量

这场战役的主(zhǔ)战(zhàn)场,就在清华(huá)大(dà)学的东门某处(chù)。

最近,每到晚上9点(diǎn),伴随着北(běi)京呼啸而过的寒风,一条(tiáo)悠长的队伍在这里缓(huǎn)缓(huǎn)展开,人(rén)群在萧瑟的北(běi)风中坚挺着。

是的,天之骄(jiāo)子不仅卷早8,还卷(juǎn)晚9——抢鹅腿。

他们(men)苦苦(kǔ)徘徊、耐心等待,为(wèi)的就是把一口热乎乎的(de)烤鹅腿送入(rù)口中,一解这寒冬(dōng)时(shí)节口腹之欲。

撼(hàn)动北京半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大(dà)争夺的女人_黑(hēi)料正能量

而鹅(é)腿料理的主理人,也就是画面中(zhōng)这(zhè)位戴着粉(fěn)色头盔的女士(shì),绝对是这(zhè)个冬(dōng)天让(ràng)清北两校(xiào)争(zhēng)到面(miàn)红(hóng)耳(ěr)赤的(de)绝对核心(xīn)人物。

鲜少有人见(jiàn)过(guò)她(tā)的“真(zhēn)实面目”,她总(zǒng)是(shì)推着一(yī)个小车被人群团团围住,或是(shì)只在微(wēi)信群里(lǐ)打(dǎ)出(chū)一句冰冷的“今天鹅腿已售(shòu)完”。

于是(shì),江湖中只留下了她一(yī)个雅(yǎ)号——鹅腿阿姨。

撼动(dòng)北(běi)京半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(běi)大争(zhēng)夺的女人_黑料(liào)正能量(liàng)

鹅腿阿姨和清北的羁绊还要往前(qián)倒(dào)腾好(hǎo)几年。

一开始,阿姨其实是(shì)迂回在(zài)人(rén)大和北大附近卖鹅腿的。

为了方便不(bù)同宿舍楼的同学(xué)们取(qǔ)餐(cān),她(tā)还会在各个校(xiào)门口(kǒu)巡(xún)回摆(bǎi)摊,走到哪个门就(jiù)提(tí)前知(zhī)会这里(lǐ)的(de)小朋友。

但是(shì)这(zhè)时候,阿(ā)姨的生意只能说是不(bù)温不火,有时候还得拼命叫卖才能勉强清清库存。

也(yě)许(xǔ)是(shì)抱着人(rén)挪(nuó)活(huó)树挪死的心情,突然有一天,阿姨把摊位搬(bān)到(dào)了清华(huá),光景却大不(bù)一样(yàng)了(le)。

清华的同学(好(hǎo)像没(méi)见过(guò)路边摊一样)把鹅腿(tuǐ)小摊重重包(bāo)围,还自发地帮阿姨建(jiàn)了好几个微(wēi)信(xìn)群,线上付款报名,线下排(pái)队拿(ná)货,场面空(kōng)前绝后。

甚至还在短时间内形(xíng)成了粉圈力量,微信群(qún)里放眼望去群里全(quán)都(dōu)是阿(ā)姨(yí)的分(fēn)身。

撼(hàn)动北京半个(gè)学(xué)术圈的(de)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大争夺(duó)的女人_黑料正能量

人大(dà)和(hé)北大的同(tóng)学盼星(xīng)星(xīng)盼月亮,本以为阿姨回家忙(máng)两天就回(huí)来了,一打听才知(zhī)道(dào),阿姨这(zhè)是被拐到别人学校门(mén)口(kǒu)去了(le)。

得知阿姨很(hěn)有(yǒu)可能一去(qù)不(bù)复返,人北两校的同学这才(cái)急了眼,赶(gǎn)紧去群里上演挽(wǎn)回(huí)大戏。

人大的同学哭(kū)天抢地地发表着备(bèi)胎文(wén)学,阿姨啊,你(nǐ)不要我们(men)了(le)吗?陪伴了这么多(duō)年(nián),说抛弃就抛弃了吗?

撼(hàn)动北京半个学术圈的(de)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大争夺(duó)的女(nǚ)人(rén)_黑料(liào)正能量

北大的(de)鹅腿群也是(shì)一整个大破防:阿姨不要走好(hǎo)不好?不要被隔壁同学(xué)哄骗走了,我们对阿姨才是真爱啊。

撼动北京半个(gè)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(yí)”,让清华北大(dà)争夺的女人_黑料正能量

但是,人(rén)类的悲欢(huān)并不相(xiāng)通。

另一边,清华(huá)的鹅腿群里(lǐ)正在讨论拿到(dào)鹅腿(tuǐ)之后该如何虔诚地吃下第一口。

撼(hàn)动北京半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(ràng)清华北大争(zhēng)夺的女人(rén)_黑料正能量

不是北大的情(qíng)谊好割舍(shě),是清华的热情太高涨。

眼看着鹅(é)腿(tuǐ)群开一(yī)个就(jiù)爆满一个,华子的大才子们甚至还计划(huà)给阿(ā)姨打(dǎ)造独(dú)家团队,建立(lì)学院路商业(yè)帝国,从此(cǐ)做大做强,让学院路的(de)每个大学生都吃(chī)上腿,吃好腿!

他们(men)还打算亲自帮阿姨(yí)打(dǎ)通烤鹅腿的上下游经济,从(cóng)鹅(é)饲料到鹅毛羽绒(róng)服(fú),从(cóng)此阿姨都不必担(dān)心原料供给(gěi)方面的任何问题。

有(yǒu)一群如(rú)此虔(qián)诚的鹅腿信徒们,旋风(fēng)鹅腿(tuǐ)自然迅速席卷中关村(cūn)。如(rú)今北京的学术圈(quān)只剩下了两(liǎng)种人:吃过鹅腿的,和没吃(chī)过(guò)鹅腿的。

清华的妹妹们,在吃到鹅腿之后还集体拍个打(dǎ)卡照,真(zhēn)的是气(qì)死(sǐ)人不偿(cháng)命。

北大的同学越(yuè)是喊冤,清华的同学就越是热情高涨(zhǎng),眼瞅着在清华的(de)生意越(yuè)来越(yuè)好,阿(ā)姨宠粉也宠得越来(lái)越勤,天天报道,日日爆(bào)单。

到了把(bǎ)一条(tiáo)小街围个水(shuǐ)泄不通的程(chéng)度,可以说(shuō)是彻底(dǐ)把市场给打开了。

阿姨(yí)可能也没想(xiǎng)到,这两校之(zhī)间带着历史厚(hòu)重的beef,成了一(yī)双(shuāng)无形的推(tuī)波助(zhù)澜的大手,让她成了(le)这个(gè)冬(dōng)天里学(xué)术圈最热的当红炸(zhà)子鸡。

哦(ó)不,当红炸子鹅(é)。

同样的(de)鹅腿,阿姨在(zài)北大卖是15块,到了(le)清(qīng)华(huá)变(biàn)成了16元,这也是给陪伴多年的北大学(xué)子最后的温柔了。

撼动北京半(bàn)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(yí)”,让清(qīng)华北大争夺(duó)的(de)女人_黑料正能量

犹记得当时tfboys开周(zhōu)年演(yǎn)唱会,有人支招说(shuō),在门口支个地摊卖东西,甭管(guǎn)卖什么,只要标(biāo)注上各(gè)家的销(xiāo)量,生意(yì)都不(bù)会差(chà)。

这家生意不行就去别家摆,还搞出了数据搞出(chū)了社(shè)群,阿姨是真的深(shēn)谙粉(fěn)圈套(tào)路(lù)啊…

火到后来甚至出现了鹅(é)腿黄牛的业务,每单加2元派(pài)送(sòng)费,这(zhè)是真(zhēn)·市场经(jīng)济啊。

撼动(dòng)北(běi)京半个学术(shù)圈(quān)的“鹅腿(tuǐ)阿(ā)姨”,让清华北(běi)大争夺的女(nǚ)人_黑料正(zhèng)能量

为(wèi)了一碗水端平,阿姨(yí)偶尔也会暂停清(qīng)华(huá)这边的鹅腿业务。

可(kě)是刚(gāng)一宣布清华(huá)周日休息,群(qún)里(lǐ)的同(tóng)学们立刻不愿意了:“那我们(men)隔壁也得(dé)休息。”

我(wǒ)清华吃不(bù)到(dào)的,北大(dà)也休想(xiǎng)吃到。

撼动北京半个学术圈(quān)的“鹅腿阿姨(yí)”,让清(qīng)华北大争夺的女人_黑(hēi)料(liào)正能量

就在清北争到不可(kě)开(kāi)交的时候,已经(jīng)几乎不占优势的人大突然(rán)来(lái)了个弯道超车(chē),由食(shí)堂餐饮部部(bù)长(zhǎng)亲自宣布(bù),已经率(lǜ)先在食堂研(yán)发(fā)了烤鹅腿(tuǐ)的秘方,并(bìng)且就在今天开始在食堂供应。

价格15元,比华子(zi)那边便宜1块。

撼动北京(jīng)半个(gè)学术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(ràng)清(qīng)华(huá)北大争(zhēng)夺的女人_黑料正能(néng)量

网(wǎng)友(yǒu):人大北(běi)区食堂,真抓(zhuā)实干,解(jiě)决(jué)鹅腿卡脖子难题(tí)!打响了(le)反鹅腿垄(lǒng)断的第一枪!

撼(hàn)动北京半个学术(shù)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大(dà)争夺的女(nǚ)人_黑料(liào)正能量(liàng)

但是人大(dà)本校的同学还沉浸在三(sān)校争霸赛里(lǐ)无法自拔。

“老师,看上去有点小(xiǎo)小(xiǎo)的。”

“老(lǎo)师,价格能不能(néng)再打下来啊。”

“老(lǎo)师,能不能换(huàn)个‘人大(dà)有自己的烤鹅腿’这(zhè)种标题啊。”

你们真的好胜心(xīn)很强诶!

撼动北京(jīng)半(bàn)个(gè)学术圈的(de)“鹅腿(tuǐ)阿姨”,让清华(huá)北大(dà)争夺的女人_黑料正能量(liàng)撼动北京半个学术(shù)圈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大争夺的女人(rén)_黑料正(zhèng)能(néng)量(liàng)

无(wú)所谓(wèi),鹅腿战(zhàn)争(zhēng)已经爆(bào)发,同在学(xué)院(yuàn)路的北(běi)京林(lín)业大学也自动卷(juǎn)了进(jìn)来(lái),准(zhǔn)备(bèi)加入这场自主研发的鹅腿军备竞赛。

谁说招(zhāo)生(shēng)季(jì)是在(zài)七八月份的(de)?只要(yào)做好了鹅腿,招生季(jì)天天(tiān)都(dōu)是。

撼(hàn)动北京(jīng)半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(ā)姨”,让清华北大争夺的女(nǚ)人_黑料正能量

北大在闹(nào),清华在笑,人(rén)大北林在后方偷(tōu)家上道。

这场顶(dǐng)级学术圈鹅腿(tuǐ)争霸(bà)赛(sài)的战火,终于还是从线下烧到了线(xiàn)上,伴随着“清华大学真是(shì)混蛋”的表情包彻底乱套。

普通(tōng)人:让我(wǒ)来看看这(zhè)帮天之(zhī)骄子在搞(gǎo)什么深奥(ào)学术?结果发现(xiàn)他们只是在认真抢鹅(é)腿。

真的(de)是(shì)考不(bù)赢也(yě)癫不(bù)过,只(zhǐ)恨自己不能努力多考几分加入(rù)她们啊。

撼动北京<span style='color: #ff0000; line-height: 24px;'>手指的速度越快声音越大,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</span>(jīng)半个(gè)学(xué)术(shù)圈的(de)“鹅(é)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(běi)大争夺的(de)女人_黑料正能量

吃不到鹅腿的网友们也(yě)没闲着,纷(fēn)纷在网上给这场鹅(é)腿之争再添一把火。

有人帮忙认真分析人大和北(běi)大的失利原因(yīn)。

别人都(dōu)在说(shuō)“喜欢鹅腿”,只(zhǐ)有清(qīng)华(huá)的同学(xué)们在表达着“喜欢阿姨”。看来,真的是唯有热爱能抵挡漫长岁(suì)月啊。

撼动北京(jīng)半个学术圈的“鹅腿阿(ā)姨”,让清(qīng)华北(běi)大争夺的(de)女人_黑料正能量

有人看着阿姨那十(shí)几(jǐ)个985含量100%的(de)鹅腿群(qún),忍(rěn)不住感叹起(qǐ)阿姨的人脉(mài),20年后阿姨(yí)打个(gè)电话,估(gū)计中国都得震一震,爽文这不就来了吗?

也有上来就直奔主题、看来是(shì)真的想吃鸡腿的:人在缅甸(diān)刚下(xià)绿皮车,流(liú)程(chéng)是不是(shì)帮忙骂清华就有腿吃?

撼(hàn)动北京半个学术圈的“鹅(é)腿阿姨(yí)”,让(ràng)清华北(běi)大争夺的女人(rén)_黑料正(zhèng)能量

还有大文豪真的把(bǎ)手指的速度越快声音越大,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爽文码出来了(le),讲述(shù)了鹅腿阿姨十年(nián)后拿(ná)捏精英人脉(mài)于股掌之中的逆天(tiān)奇遇…

一个小小的(de)鹅腿(tuǐ),连(lián)接(jiē)了(le)学霸和普通人(rén)的世界,第一次觉得加入top级高(gāo)校对话(huà)竟(jìng)然(rán)是这么简单的事(shì)情(qíng)。

排队的排队、玩梗(gěng)的玩梗、看热(rè)闹的也(yě)不虚(xū)此行,鹅腿引(yǐn)发的高(gāo)校大乱斗,成(chéng)了年底的互联网上难得的联欢盛况。

撼(hàn)动北京(jīng)半个学术(shù)圈(quān)的“鹅腿阿姨”,让清华北(běi)大争夺的(de)女人_黑(hēi)料(liào)正(zhèng)能量

你考清华(huá),我(wǒ)考北(běi)大(dà),可是谁能想(xiǎng)到,北(běi)大清华的(de)人,都在烤(kǎo)鹅腿(tuǐ)…

本来只是一(yī)个(gè)平平无(wú)奇的烤(kǎo)鹅腿小摊,在北大、清华(huá)、人大三所高校学(xué)生的烘托(tuō)下,竟然变(biàn)成了一场没(méi)有(yǒu)硝烟的(de)高校战争,成了(le)每天(tiān)都能诞生各种(zhǒng)网络(luò)热梗的连(lián)续剧。

也有人质疑(yí)这种(zhǒng)一(yī)哄而上的(de)排(pái)队行(xíng)为,说(shuō)这是无聊地炒(chǎo)作(zuò),去广东随便找一个(gè)烧鹅(é)店都(dōu)比这个好(hǎo)吃。

撼动北(běi)京半个学术(shù)圈(quān)的“鹅腿(tuǐ)阿姨(yí)”,让清(qīng)华(huá)北大争(zhēng)夺(duó)的女(nǚ)人_黑料正能量

火(huǒ)爆(bào)出圈的只是小小的鹅(é)腿吗?当然不仅(jǐn)如此(cǐ)。

对(duì)于事件的主(zhǔ)角——北(běi)京的各(gè)大高校(xiào)的(de)学生来说,帝(dì)都路边摊实在(zài)太少见,出门(mén)就只能走(zǒu)进麦(mài)当劳和海底捞。

好不容易在学校门口逮(dǎi)到一个小吃摊,当(dāng)然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人间烟(yān)火气,把(bǎ)她当(dāng)宝贝一样呵护。

而对(duì)于咱们吃瓜(guā)群众来说,清北两校之间的相爱(ài)相杀向(xiàng)来惹(rě)人注目,这一次不争学术不争排名,而是为着一个鹅腿阿姨搞到(dào)面红(hóng)耳赤(chì),更爱看了。

撼(hàn)动北京(jīng)半个学术圈的(de)“鹅腿阿(ā)姨(yí)”,让清(qīng)华北大争夺的女人_黑料(liào)正(zhèng)能量

忙碌(lù)的上(shàng)班(bān)族(zú),早(zǎo)已(yǐ)被磨(mó)平了(le)探(tàn)索生(shēng)活(huó)情趣(qù)的热情,而大学(xué)生们,他(tā)们还满怀着对生活(huó)的热(rè)爱,还能因为(wèi)一个小(xiǎo)小的鹅腿触发对(duì)附(fù)近(jìn)烟火气的渴望。

在他(tā)们有(yǒu)趣(qù)的唇(chún)枪舌战之中,大家看(kàn)到的是轻松、是自由(yóu),是超脱于工作(zuò)和绩(jì)效(xiào)以外的(de)松弛感。

这不是(shì)清北限定的高端学术局,这是属于对生活尚存热情的年(nián)轻灵魂的“青春限定局”。

最后,希望在这(zhè)个冬天,每个(gè)人(rén)都能(néng)吃上热乎乎的烤鹅(é)腿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橘子百科-橘子都知道 手指的速度越快声音越大,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

评论

5+2=